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京都诡怪秘谭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前车之鉴未远

第二百六十章 前车之鉴未远

        楚长老一脸歉意地对唐泽谦道:“实在是很抱歉!韩长老刚才确实太无理了!我们紫阳山这一次出来历练的损失实在太惨重了,韩长老心里一直憋着一团火,刚才看到唐公子能在森森魔气中来去自如、毫发无损,便想当然的认为唐公子与魔怪是一伙的。还望唐公子见谅……”

        不得不说,楚长老的演技要比韩长老自然流畅的多,而且演技更在线。

        唐泽谦差点都信了。

        然而,紫阳山年轻一辈的弟子演技就可没那么自然了,有好几个用眼角的余光狠狠地等着唐泽谦,仿佛有什么心爱的宝贝被唐泽谦给夺走了一样。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唐泽谦的视线。

        更何况还有一个“净土圣莲”在暗中帮他查漏补缺呢!

        所以唐泽谦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楚长老想必也动过和韩长老一样的念头,只不过当楚长老发现唐泽谦的实力超出他们的预计之后,便立马改变了计划。毕竟计划是死的,如果不改变的话,人可能也会变成是死的。

        “楚长老多虑了,既然是一场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不用放在心上。”唐泽谦笑眯眯地道,“我这次来,主要是把幽月姑娘安全的送回来!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历练了,先告辞了……”

        楚长老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毕竟财帛动人心,紫金红葫芦这样的法宝谁能舍得轻易放过呢?

        只不过,刚刚韩长老的前车之鉴未远啊。

        楚长老的实力虽然比韩长老要略强一些,但也没有突破五级巅峰的桎梏。

        这说明眼前这位风度翩翩器宇不凡的唐公子,至少都是六阶的强者,否则岂能一招就将韩长老重伤吐血?

        所以,硬来肯定是不行的,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楚长老略一沉吟,便从随身的乾坤袋中取出一张符箓,一面玉牌,递给唐泽谦道:“唐公子救了我们紫阳山的天才弟子,又见她送了回来,这份恩情无以为报。权且送上一张紫阳辟邪符,一张烈阳驱魔玉牌,聊表心意,还望唐公子不要拒我们紫阳山的这一点心意!”

        唐泽谦笑了笑,将那面符箓和玉牌收下。

        虽然他知道这两件东西肯定有鬼,不过有“净土圣莲”在,有紫金红葫芦隔绝内外,他还真不担心会被这老婆子算计。

        唐泽谦化作一道虹光,进入紫金红葫芦,划破虚空而去。

        等到他的影子完全消失之后,幽月才皱着眉头道:“楚长老,你刚才送给唐公子的好像不是紫阳辟邪符吧?”

        楚长老神色一冷:“幽月,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你是我们紫阳山的弟子,但是这一次你带回来的陌生人却打伤了紫阳山的外务长老!如果宗门要深究这件事的话,你即便不被带上通敌叛逆的罪名,也绝对难逃戒律堂的惩戒!”

        “可是……”幽月气急道:“明明是韩长老他……”

        “啪!”

        “闭嘴!”楚长老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了幽月的脸上,然后手掐一道印诀,化作白光落在幽月的嘴上:“从现在起,你被禁言了!”

        幽月怒火中烧,但是口不能言,加上楚长老积威甚重,一时间急的眼眶泛红、泪水涌了出来。

        她并不是没经历过事的菜鸟,只是这一趟出来历练还是让她大开眼界——她一直都觉得紫阳山是名门正派,她自己也一直都是以名门正派自居的,但是之前受到魔气冲袭后,几位长老和宗门师兄居然自顾自己逃命,完全不管那些实力稍微的弟子,实在让她大跌眼镜。

        只是当时事起仓促,加上魔气汹汹,几位长老确实自顾不暇,所以幽月才没有往深处去想。

        但是刚才一个照面之下,韩长老看到有人救回来紫阳山的弟子,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感谢别人,而是先给唐公子扣一个魔怪的帽子,还要幽月恩将仇报斩杀唐公子,这简直令幽月瞠目结舌。

        甚至于,韩长老还不顾身份亲自出手,结果却被唐公子打成重伤。

        楚长老表面上客客气气,但是暗地里却将一枚“紫阳寻踪符”谎称是“紫阳辟邪符”,分明就是心怀不轨,想要找时机暗算唐公子!

        这再次刷新了幽月的三观!

        她甚至真的有点怀疑楚长老、韩长老他们说不是真的被魔怪附体夺舍了,否则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

        唐泽谦将楚长老送的符箓和玉牌丢给了“净土圣莲”。

        “净土圣莲”瞥了一眼,就完全没兴趣,而且有些嫌弃地道:“真不知道楚长老那个蠢女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她明知道你的实力超过她,到底哪来的自信在你面前玩弄这些小把戏?居然想用区区一张定位符谎作辟邪符,简直脑子有坑!”

        唐泽谦却不以为然地道:“你那么气愤干嘛?这不是挺好吗?至少让我们两个自从修道以来足不出户的死宅见识到了人性的扭曲和险恶!有利于我们成长啊!”

        “净土圣莲”无语道:“你才需要成长!我在这一千年的时光里,早就见多了本愿寺的僧众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各种鬼蜮伎俩,根本不需要靠这些低下拙劣的手段来帮助我成长!!”

        “别急啊!这不是才刚刚开始么?”唐泽谦笑道,“你可以把这两件东西改造一下,这样的话,等紫阳山的人暗中找上门来,我们还能用他们调剂调剂这枯燥无味的旅程,哪怕打发打发时间也好啊!”

        “净土圣莲”一听,不禁也觉得有理,于是连忙收拾心情,取出那张符箓和玉牌,一通乱改,很快就将那符箓和玉牌改造的面目全非。

        “来,你用鲜血滴上去之后,就能操控这两件东西了。通过这两件东西,你可以感应到任何一个身上有紫阳山符箓的弟子的位置!!”

        唐泽谦屈指轻弹,指尖飞出几滴鲜血,落在符箓和玉牌上面。瞬间就有一层血光绽开,玉牌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表面浮现各种璀璨紫光,威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