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在线阅读 - 第708章 合则两利,各取所需

第708章 合则两利,各取所需

        尚富海瞳孔一缩,一脸的沉思状,下一刻他声音低沉:“许市长要走?定下来要去哪里了吗?”

        许中友没说,也不知道是他早知道了,但出于某些原因还需要继续保密,或者说他也不知道。

        撇过了这件事情不谈,两个人又把话题扯到了国光新能源汽车身上。

        许中友说:“从国家的大方面政策方向上来说,新能源汽车在以后是个大趋势,是势必要走的一步,我也是个人,我也有点私心。”

        “换个说法,我现在包括将来都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不可能离开这条道路,所以我不能沾这个东西,包括我的家人也不行,金旭的话就无所谓了,只要不涉及原则,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以前喜欢跑关系,后来去唱歌了,他现在喜欢在这条路上走,也确实知道想着干点正事了。”许中友这算是把事给交代了一下。

        “许市长,我这么说一句,新能源电动汽车这个项目是不错,但是国光不一定好,如何能够保证包括我在内的投资方获利?我们一家几个亿投出来,肯定是不可能也不会白扔了的,你说是吧。”尚富海说。

        “想必老许也是给你说过了,我联系了今日头条的老张,中信建投的余总,甚至还有阿里的马董,他们给我面子都准备投这个项目,是赔是赚先不说,许市长,你得给个准话才行,要不然我们每个人手底下都不止一个项目,投其它的可能稳赚不赔,它不好吗?”

        “尚老板说得对,这事肯定得有个结果,国光新能源现在手里能发下工资来主要还是靠的银行贷款,他们的产品没有下线,今年的国家补贴也给停掉了,所以接下来怎么做,主要还是看银行的态度,银行方面如果追账的话,我想不出来国光新能源到底该怎么还这一笔钱。”

        “新债旧债该怎么还?”许中友看似随意的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尚富海边听边皱眉思索,他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算不算把国光新能源的弱点全给摆在他面前了?

        “许市长,聊点别的吧,我给你说说我们集团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打算。”尚富海直接越过了国光新能源汽车的这个问题,他说:“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下一步打算进军北河省、豫南省或苏省,从地理上来说,我们的最终考虑是借道北河省直进京城,或者走苏省直入魔都,要么就走豫南省挺近中心腹地,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大体的框架是不会再改变了,另外宝顺物流仓储已经先我们宝菲集团这两家分公司一步,计划9月底左右就会在北河省、豫南省和苏省买地建立常温和冷链仓储。”

        “尚老板,这是你们公司的发展机密吧,你就这么告诉我了,这样不好吧。”许中友说了一句。

        尚富海毫不在意的笑着摇了摇头:“这有什么,我们就是堂堂正正的走出济东省,堂堂正正的从济东这里开始往外占领新地盘,谁又能说什么。”

        “尚老板可真霸气,那么尚老板今天告诉我这个的目的又是什么?”许中友问他。

        尚富海嘿嘿一笑:“随便说说,随口一说罢了,不过我也想着看看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还有没有可能和许市长深度合作的地方。”

        “……”

        许中友不说话了,你干脆说就是侧面告诉我去这几个地方任职就得了。

        不过有点巧了,他下一步很有可能去北河省任职,这个事还是他父亲透露给他的,但也说了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一切都会有变数发生,让他不要考虑太多,先把眼前的事给做好再说。

        房门外边,许金旭搬了个小凳子在门口坐着,不停的扭头看着左右,期间高佩文上来了一趟,本意是给他们把一壶刚烧好的水给送了过来,还给额外端了两碟其他口味的小糕点。

        许金旭就对那一叠咸香口味的感兴趣,他自己直接抱在怀里,说什么也不放开了。

        高佩文想进门的时候,还被许金旭给拦住了。

        “高老板,里边正在谈话,现在不方便进去,你把水放门口就行了,我等会儿给提进去。”许金旭说。

        高佩文直接服气了,这是什么人哪。

        她把保温壶放下后,转身就往楼下走,眼瞅着快消失在楼梯间了,高佩文又扭过头来说了一句:“许子是吧,我觉得有句话我得告诉你。”

        “哦,高老板请说。”

        “我想澄清,《往后余生》这首歌是一手好歌,但是我不喜欢你这个人,我更没想过找你签名,这个事本来不大,但是我思考再三,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说清楚的好,免得到时候有些误会。”高佩文一脸平静的说道。

        听她说完后,许金旭当场就笑了,冲她比划了一个大拇指:“高老板说得对,就是几首破歌罢了,也没什么好炫耀的,再说我也早退出了那个圈子,现在就是普罗大众一枚。”

        “里边那位和尚老板聊天的就是咱们博城的许市长吧。”高佩文又很突然的插了一句话。

        许金旭下意识的就要反驳,可惜高佩文没给他这个机会,高佩文最后说道:“我刚才下去的时候,正好在博城电视台看到了许市长拜访贫困户的新闻,里边那位和屋里那位面相差不了太多,我一直在想什么人能让尚老板提前过来等着……”

        “要是许市长的话,这就解释的通了。”高佩文带着点小得意下楼去了。

        要不说凡事就怕有心人,要是真让人关注到你了,想不暴露都难。

        许金旭这会儿也晕菜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今天本身也没打算隐瞒谁,只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罢了。

        再说他大哥以后总归是要离开这个地方了,还用得着考虑其他的吗?

        屋里,许中友来了一句:“银行那边,会有人给他们打个招呼,不管有没有用,国光下一步想继续在银行贷款,市政这边是不会在签字了。”

        “艹”

        够狠的啊,这算是釜底抽薪了?没有市政的签字,前后加起来二十多个亿的贷款得有吧,普通的公司或者人家,谁敢给这么担保,一旦国光的老板跑路,这笔钱找谁要去。

        尚富海笑呵呵的站了起来,把手伸到了许中友面前:“许市长,那我们就静候佳音了。”

        许中友也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手:“都是为了企业更好的发展。”

        “对,都是为了企业更好的发展!”尚富海跟着强调了一遍。

        离开茗园,临走的时候,尚富海让高老板给许中友装了5斤精致的小点心,把许中友和许金旭送走之后,他又找老板娘拿了10斤。

        高佩文这就不乐意了:“尚老板,我刚做出来的这点存货都让你们给拿走了,我拿什么去招待客人。”

        “高老板说着话就外行了,再做就是了,算算多少钱,我可能不可能让高老板吃亏。”尚富海说道。

        确实,这一点上,尚富海不抠。

        把账给一块结了,临走之前,尚富海又低声给高佩文说了一句:“高老板,今天有谁来过吗?”

        “谁…”高佩文一双描了眉的眼睛看着尚富海,她刚想说你们不就来了,随机反应过来:“今天有几位南方的客人过来坐了坐,从我这买走了不少点心。”

        “嗯,南方的客人啊!”尚富海摇头晃脑的走了。

        许金旭的车上,博城许二哥给他大哥许中友说:“哥,刚才那个茶楼的老板她认出你来了。”

        “认出就认出来吧,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还能没点私人空间了?”许中友不在意,又没干什么违反乱纪的事情。

        “嗯,你和老尚谈的怎么样了?”

        许中友摸索着下巴想了想:“胡扯了一通,没谈出什么重点来,尚富海这个人不见兔子不撒鹰,年纪轻轻的,比四五十的老男人还滑头。”

        “嘿,老尚他要是没这份本事,早被人给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了。”许金旭笑的有点儿贱。

        许中友说:“你说的有道理,对了,他还给我说了他们集团下一步的发展,准备往北河省、豫南省和苏省进军,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哥,咱爸说的那个事有谱了吗?老头子有多大把握?”许金旭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哥的问题。

        许中友摇头:“体制内的决定,瞬息万变,不到最后一刻,谁就能肯定这就是结果,不好说。”

        “其实我个人觉得,你也可以适当的给自己争取一下,毕竟你和老尚还是很熟的,如果以后真的能再合作一把,对你走这条路,对他的集团发展,这都是有好处的事情,合则两利,各取所需嘛!”许金旭说道。

        许中友也是这么考虑的,但是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这种事是最没有定性的,他都没多大把握。

        尚富海车上,尚富海给韩正宇打了个电话,让他给找个大巴车,明天用。

        “老板,有没有考虑买辆大巴车,平时不用的时候也可以当班车用。”韩正宇给他提意见。

        尚富海撇嘴:“一辆好点的大巴车得上百万,你说说现在哪一块需要班车了?”

        韩正宇不说话了,这话没法谈,这里一个店,那里一个店,都太分散了,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