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其他小说 - 月姐黄在线阅读 - 第140章 心神不宁的原因找到了

第140章 心神不宁的原因找到了

        伦敦睡了一晚,酒店枯坐半天,仍旧心神不宁,当天下午,他从盖特维克国际机场飞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缅怀永远失去的,固然重要;呵护尚在手边的,更重要。

        周北明决计将小明视作自己的亲生子,好好善待他。

        by    the    way,他去美国出公差,虽然到的是加州,好歹距离纽约,比距离伦敦近多了。他为什么不去找春晓而去缅怀记忆中的她呢?

        这个问题突兀地冒在脑海里的时候,周北明自己吓一跳。跳完,噗笑一声。那是无奈的苦笑。

        曾经,他面对春晓的质问,疾口否认,非常坦然又笃定地否认他一直透过春晓寻找她姐姐的身影。

        现在,连他自己都迷茫了,之所以仅只在口头上当春晓的男朋友,是不是内心早于意识,早就发现他其实只想拿她当妹妹看?

        春晓来,春晓走,春晓留下一个小婴孩,他都毫无心理障碍地予以接纳。

        也许春晓说得对,他确实没有拿她当恋人对待过。

        错,是他的错。

        对春晓的伤害,只能补偿到小明身上了。

        完全是心中涌起的对小明的愧疚,促使他打电话给黄彩虹。要善待小明身边的人,好使小明得到善待。他就是这么想的。

        他拎着一份打包的食物奔西岸家园,为的也是小明。真的。阿文吃香喝辣,黄彩虹什么都没有吃到,应该会心里不平衡的。

        所以,这份主食,一定得送!

        周北明抬起下巴,对司机道:“你去,把吃的送给……黄……彩虹。”

        墨镜司机听得一愣:他代送?早决定让他代送,周总您何必舟车劳顿跟着跑这一趟?海外出差它不辛苦吗?

        墨镜司机默默下车,拎着食物按门铃,上楼。

        黄彩虹正在吃泡面,听到门铃声,起身起开门,嘴巴里还有没有嚼完的面。

        “您好,彩虹姐,周总让我给您送来的。”

        上海国际饭店的外带包装十分考究,黄彩虹一时半会儿没有看出那其实是一份食物,还以为是一份礼物。她的头脑中立刻脑补画面:周先生带了两份礼物给她和阿文,阿文现场拿到,她的这份则被司机特地送了过来。

        “哎呀,”黄彩虹咽下口中的泡面,笑道,“太客气了。让阿文带回来就可以了。辛苦您了,还专门跑了一趟。”

        “您在吃泡面啊?”

        “嗯。”

        “那我就不耽误您了。您快打开,趁热吃吧。”

        墨镜司机高高兴兴下楼,为自己的及时雨行为感到开心不已。走到一半,忽然想到,刚才自己是不是忘记提一嘴老板?

        到了楼下,来到车边,略有心虚的司机对老板弯腰汇报:“送到了。送得很及时,她正在吃泡面。”

        “小明呢?”

        “小明……”司机哑口,进而会意,老板高明啊。上楼之前不提小明,算准了他不会想起询问黄彩虹小明怎样,这会儿特地问他,为的就是亲自上楼看“小明”啊。高!

        “……没问,应该在睡觉吧。”

        周北明迟疑片刻,点了点头:“走吧。”

        哎呀,跟自己设想的剧情走向不一样哎。

        司机一愣,继而会意:老板的套路若能让他这个司机猜准,那不说明老板的水平跟他一般高嘛。他猜不准是正常的。所以,老板,高明!

        司机上了车,熟练地开车出小区。

        出小区好远了,他随便地说了一句话:“彩虹姐瘦了。”

        周北明正摩挲自己近来骨感的下巴呢,听闻此言,马上放下手。

        “瘦得挺明显的,看上去有些憔悴。”

        周北明不由倒吸一口气,疑心自己是不是看上去也挺憔悴。莫非小明病了?

        他本想立即给黄彩虹打个电话,但,但,身前的司机莫名碍眼!算了,回家再打吧。

        “老板,我们回您哪个家?”

        “回我……妈家吧。”本想说回自己家的周北明,改了口。一连出差七八天,还是回家让老娘看自己一眼吧。

        车行近一个小时,到达桃江路——一条永不拓宽的风情小路,来到琥珀公馆。高大的梧桐安静伫立道路的两旁,光秃的枝桠带着不同于夏日的美感。

        乌铁大门打开,周北明不敢托大,一进大门就下了车,步行至妈妈和哥哥一家住的小洋房。

        这套位于市中心的价值不菲的小洋房,理论上产权是妈妈的,妈妈给他留了一间大房。可能是因为哥哥、嫂嫂以及他们家的双胞胎女儿太闹腾,满别墅跑,他总觉得这是哥哥的家,轻易不喜欢来这里住。

        来的路上有跟妈妈打过电话。车一开进院子,老太太就站到了洋房门口,朝小儿子伸出双臂。

        “妈妈!”周北明小跑着过去。

        “儿子!”周家老太紧紧抱住他,久久不松开。

        也许是他来得不够勤,每次老太太都特别热情。惹得小侄女们纷纷吃醋,说奶奶对叔叔好过对她们。

        周北明大嫂牵着一对双胞胎女儿,笑盈盈地弯腰对周北明说快请进。这份客气,是故意的,用以强调她们才是正主。

        周家老太不这么想。

        周家老太只从中看到了恭敬。她觉得,老大一家是应该对弟弟周北明毕恭毕敬。没有北明,别的不说,光凭老大那种智商,凭什么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老太太牵着北明的手,亲亲热热把北明往屋里拉。老太太也是太高兴了,张口就道:“我去看过那个男娃娃了……”

        周家老太还说了什么,周北明一律没有听进耳朵。

        他只听到了前一句,前一句一入耳,耳内“嗡”一声就炸了。

        前情往事,春晓的被撵,春晓住进酒店,春晓哭诉身边光秃秃没有一件私人行李……想着想着,忽然想起来,难怪自己出差的这些天总心神不宁!

        “妈,你什么时候去的?”

        “你一走我就去了。”

        是了,整个出差期间,他都吃不好睡不好!

        “哎,明明你怎么站着不动了?阿庆嫂做了你喜欢吃的炸巧果,焦脆鲜香,好吃得很,正等着你呢。”

        “妈,我忽然想起来,我有一个重要邮件没有回。”

        “……”

        “回这封邮件,要财务资料,我需要,需要回一趟公司。”

        “……”

        老太太不说话,只站在原地任眼泪儿流淌。母子一场,相处了三十几年,周北明的谎言瞒不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