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玄幻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在线阅读 - 第966章 出来了

第966章 出来了

        汪铭直竟然作声不得,满心只有苦涩。

        金羽冲她一竖大拇指:“好姑娘,有胆气!”又对汪铭直哼了一声,“你虚活几百岁,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想得通透。”

        涂杏儿咬唇:“其实,我好像也几百岁了。”和“铭哥”的私奔,其实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这么一想,她就觉得自己不该再幼稚下去。

        千岁手心的沙漏还没捂热,燕三郎就一把接了过来:“以防万一。”她现在正倒霉呢,沙漏可不能出什么事。

        他可太不给面子了!阿修罗气得直瞪眼,吴城主倒是呵呵一笑:“来,商量一下作战之法。苍吾使者比之——”他顺手一指千岁,“——她如何?”

        他还没弄清千岁到底是什么来头,却能感觉出她的修为非凡。

        燕三郎眉心拧起:“不好说。”

        虽是“不好说”,但吴城主和金羽心里就有数儿了:“至和塔这件现成的宝物一定要用起。”

        燕三郎已经思虑许久,这时转头对汪铭直道:“如果在一个轮回当中,涂杏儿意外身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减寿!她这个轮回余下的寿命都会从瓶中砂被扣除掉。”汪铭直瞪他,“你想作甚?”

        “也即是说,她要是折损了寿命,瓶中砂也会相应减少。那么在以后每一个轮回,她能留存于世的寿命都会缩短,是吧?”

        “对!”汪铭直正色道,“所以杏儿原本每个轮回有十二年寿命,但后来只有十年,现在只剩八年……无论你要做甚,都不能拿她寿命作赌!”

        “罢了。”燕三郎耸了耸肩,“你的幻术能对苍吾使者生效么?”

        这话题转换太快,汪铭直愣了几息,似在询问弥留,而后才道:“不能。除非……”他低低说了一句。

        燕三郎点了点头,转而对吴城主道:“对付海神使,我倒有个主意,但要请城主帮忙。”

        “我?”吴城主手指头点向自己,有些意外,但立刻就道,“但提无妨。”

        燕三郎言简意赅说了。

        吴城主拊掌:“妙,此计可行。”

        汪铭直阴沉的脸上也露出一点笑意:“成功的关键,都在前期。”

        “吴城主的手段也很重要。”燕三郎正色道,“只剩不到半个时辰了,务求天衣无缝,不露破绽!”

        吴城主兴致勃勃:“行,来罢。正好我身上东西齐全。”

        两人跃入水潭,游了出去。

        众人这一等就是一刻多钟。

        白苓越等越是心焦,忍不住在潭边来回踱步。

        金羽正在石边打磨匕首:“别瞎走行么,看得眼晕。”

        白苓正要反唇相讥,涂杏儿朝她招手:“过来坐会儿吧。”

        她原本和汪铭直坐在一起说话,这时就同他拉开一点距离。

        白苓踱了过去,见她眼角和鼻子发红,显然是哭过了,但面色平和,嘴角甚至带有笑意,不觉道:“你缓过来了?”

        这女子刚刚得知残酷真相,原来自己早就死了,原来自己心心念念的情郎和家人,几百年前也都化成了灰。

        为什么她能这么快就淡定下来?

        涂杏儿轻轻“嗯”了一声:“不然又能如何?”她的笑容有点苦涩,“我也怕极了,慌极了,可是听汪铭直说,我以为的昨日、前日,其实都是几百年前,顿时便觉恍如隔世,连心里头的痛苦都要失真了。”

        是啊,不然又能如何,哭天抢地、惊惶失措?

        可最终,人人都得面对现实,然后问自己一句:“接下来怎么办?”

        白苓良久无语。

        这女子虽然是个普通人,但也真称得上是淡定了。换作是她遭遇这一切,未必就表现得比涂杏儿更好。

        涂杏儿看着她,有些好奇:“你和那位燕公子,也是伴侣么?”

        “不不,别乱说。”白苓双手连摇,“我进桃源之前才刚认得他,原本没把他当好人。”

        “你依赖他,正如我依赖……”涂杏儿悄悄看了汪铭直一眼,“好罢,是我看错了。”她忽然想起燕公子身边还有个红衣女郎,这话问得冒昧了。

        白苓咬了咬唇,也想起了千岁,心里忽然有些儿酸。

        此时潭水一响,燕三郎和吴城主回来了。

        “如何?”白苓将心事扔到一边,迎上前问。

        “办妥。”燕三郎郑重道,“只差最后一步。”说罢,他走去潭边,将俘虏提了过来。

        这也是迷藏幽魂,方才替海神使挡去一记天罗网,现在仍被捆得严严实实。他望向燕三郎的眼里,满满都是轻蔑和仇恨:“待海大人出来,你们都要死!”

        千岁笑眯眯道:“有你帮忙,可不一定。”

        什么意思?这人眼中一丝错愕,燕三郎却已经从怀里掏出一根银针,转到他身后去了。

        他欲何为?俘虏心里念头还没转完,就觉指尖一痛。

        燕三郎戳他手指,又挤出一点鲜血,而后对吴城主道:“请君入瓮吧。”

        ……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千岁暗自着急。

        弥留新帮她开启的一个时辰期限将至,她就快要维持不住人形了。

        当下关头若无她相助,燕小三对抗海神使的把握至少缩水五成。

        方才她乖乖坐在潭边,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可太不正常了。

        她现在处于“倒霉到家”的状态,应该喝凉水都塞牙缝才对。

        四周越是风平浪静,她心底就越是忐忑。

        千岁瞧了瞧燕三郎。这小子表面波澜不惊,看向她的眼神隐隐有一丝焦虑。显然他和她有相同的担心。

        不过外人都被他的淡定蒙蔽了,只有千岁和他相处的时日太长,才知道他有几个小动作。

        比如,他心底不安时偶尔会轻按自己指节。

        就像现在。

        “喂。”千岁忍不住戳了戳他的后腰,“要是我没挺过这一轮倒霉,你会怎么……”

        后话未尽,燕三郎忽然低喝一声:“出来了!”

        那荔枝大小的黑洞就在半空中,忽然有样东西跳了出来。

        是个女人,眉目清秀,身材颀长。若非身高惊人,看起来和寻常女子并没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