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玄幻小说 - 英雄联盟,云起瓦罗兰在线阅读 - 第821章 帮我问好

第821章 帮我问好

        黎明时分,莫尔托拉街住宅。

        “喂,喂,喂…”

        “呃,你这是…”

        “先放我下来。”

        交待完找人的事宜,又与伊莉丝聊了一些黑色玫瑰内部信息的道森,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回到住宅。却不曾想却看到了不知为何出现在二楼窗沿上,又被透明光罩拦住没能摔下去的莎弥拉。

        准确点来说,道森想象不出一个全身缠满绷带,身体算是千疮百孔的家伙是如何爬上去的——唰!

        “你看你,何必这么折腾自己…要不是我在周围设置了保护型的魔法陷阱,你准摔下去摔得头破血流。”

        将莎弥拉抱回床上的道森,看着从她身上被染红的绷带眉头紧皱,可是莎弥拉却沉默下去。

        “你等着,我去准备药和绷带。”

        没有追问原因的道森匆匆离去,再一次返回时便迎上莎弥拉略有寂寞的眼神,对于这种目光道森可不陌生,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想家了?”

        “嗯,抱歉给你找麻烦了…你明明离开时嘱托过的,可我还是没能忍住。”

        “没忍住什么…不方便的话,就别说。”

        “哎,只是听到街上有家乡的歌声…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些听,等反应过来后就进步两难了,你要是再回来的晚一些,我恐怕要全身飙血了。”

        说起此事便心有余悸的莎弥拉,愈加深刻的认知到她伤的有多重以及少年的医术有多高明。以这种伤势来说,她本该疼的在病床上哀嚎连连的,可他带来的药物与治愈魔法却让自己忘却痛苦,甚至在换绷带时还有点享受。

        “你呀,已经全身飙血了…我得用点特殊手段来麻醉你的身体,以免你待会儿疼得死去活来。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一会儿开始治疗了你可说不了话、动不了身体,只能眨眼的。”

        “我不需要麻醉。”

        “这你说了不算,我是医生你只有知情权没有反抗的权利…”

        “等等,那这也太无聊了…你刚才回来时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好几遍都没反应,你想什么这么认真?!”

        “我在想啊…”

        说话间道森手掌上就亮起雷芒,下意识一缩身体的莎弥拉便迎来电流缠身,在一阵遍及全身的酥麻感后她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就像道森说的那样只能眨眼,任由少年将她身上的绷带去掉,露出下面那血肉模糊的可怕肌肤。

        “啊啊~果然恶化了,你得多躺几天了。”

        对此场景很自然的道森一边上药,一边使用治愈魔法来促进莎弥拉的肌肤再生,这种事他在救治那些被炼金炸药伤到的人们时就见得多了。

        当然见得多并不代表就有办法,也多亏他有生命药剂,否则莎弥拉必然落一个全身是烧伤疤痕,变成可怕怪物的下场。

        “…”

        无法说话的莎弥拉连连眨眼,眼中一半惭愧一半好奇,道森想了想,才开口道:“你觉得一个平时很爱父母,父母也很爱他的孩子,有没有可能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杀掉他的父母吗?”

        “唔唔…!”

        在喉咙里发声的莎弥拉睁大眼睛,表现出一副绝不可能的样子,以至于道森都不免愕然。

        好在莎弥拉无意识颤抖的身体及时将他拽回,手中再度动起来的道森,目光逐渐坚定起来:“你说的对,我也觉得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我相信就算因为愤怒失去理智,也会在最后关头停下的。”

        “唔、唔…!”

        眼睛一眨一眨的莎弥拉表示认同,道森微微一笑沉默下去,只是脑海中,不免又浮现出交待伊莉丝去做的事情。

        他所画出来的那两个画像,便是安妮记忆中清晰可见的父亲格雷戈里,以及她看得相当不顺眼的继母莉安娜。

        当时道森并没有看到他们在大火中如何了,可他相信安妮不会去伤害她的父亲,更不会因愤怒而杀死黛西的母亲莉安娜,毕竟她对黛西的死亡也很愧疚,自责。

        如果那两个人死于最后的火灾,那安妮毫无疑问就是始作俑者,这种害死亲人的罪恶感会陪伴她一生。

        哪怕安妮现在不会去仔细想,也不愿去想,可是10年、20年等她长大成人以后呢?

        这世上有些事情是总要去面对的,哪怕你刻意去遗忘。这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却会牢牢的在心底深处生根发芽,然后在一个非常时期爆发出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他们没死,只是消失在了安妮的世界中呢?

        尽管这种几率渺茫,但道森还是想要去找。他相信将人类简单分成好人与坏人的安妮,是绝不会因愤怒而杀害亲人的,哪怕他根本没有证据。

        以扎阿范家如今的通天权势,想要在诺克萨斯境内找两个人普通人并不难,只要他们还活着。伊莉丝甚至说这几天内就能出结果,要是没有的话那两人大概率就是死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好了,接下来几天内可不要乱动,给我乖乖的,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得罪医生的可怕。”

        再一次为莎弥拉换好洁白绷带的道森一边唏嘘,一边还不忘威胁她,身上麻醉感适时消失的莎弥拉张开嘴巴,结结巴巴道:“你,你要找人的话…去千、千珏教团。”

        “千珏教团?”

        “对,只要你有名字…就有可能找到合适的死者。”

        “我找的不是死人。”

        “别骗自己了,看着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

        名为“动摇”的信息通过莎弥拉的瞳孔,将倒映其中的道森神色准确无误的反映了过来。他不敢去会将每一个收录的死者记录身高、发色、甚至是样貌并留有画像的千珏教团去找人,明明这并不费什么事,他完全可以自己去做,却还是拜托伊莉丝去发动家族力量找人。

        如今被莎弥拉戳破,他才发现自己正在自欺欺人。

        “呼…好吧,我今晚就去看看。”

        “记得帮我向狼灵问好。”

        “等你快死的那一天,自己去问吧。”

        向死神问好这种事也就莎弥拉做得出来了,以至于道森不得不给她一个不识好歹的白眼,快被包成粽子的她反而咧嘴一笑:“我怕自己死得太快,祂来不及跟我玩追与逃的游戏…拜托了,帮我说一下吧。”

        “你…”

        后知后觉的道森这才反应过来,是他的神情变化出现了异常。毕竟前日去旧城区时,他还对千珏教团戒备万分,此时再度提起神情却轻松了许多。

        他不在畏惧对方的事实就这么展现了出来,这对于十分聪明的莎弥拉来说,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所以她才接二连三的发出请求,以至于道森一时语塞,最后只能点点头:“好,我会帮你问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