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历史小说 - 大唐俏郎君在线阅读 - 第1116章 人如棋,布天下

第1116章 人如棋,布天下

        翌日。

        一场春雨来袭,豆大的雨幕遮掩了朝阳,淹没了长安城。

        天地同声,哗哗,雨水嗮豆子下个不停。

        “踏踏”

        一骑怒马栽乘着一位顶着风雨赶路的老人,疾驰在长安街上,在雨幕中掀起一阵雨水乱流,向前翻涌流转。

        所幸这场春雨来的急,街上的行人躲到房檐角落里避雨去了,没有成为这位老人纵马冲撞等对象,否则就死定了。

        老人纵马直达丹凤门街,路过行宫的时候,恶狠狠的瞪了行宫一眼,遂纵马直闯丹凤门。

        值守在丹凤门城楼上的将士吓了一大跳,但见“咻”的一声飞来一物,洞穿了雨幕落在城门楼前的地板上,惊得将士们拾起地面上的淡金色腰牌,大声喊道:“开城门,让亲王入皇城!”

        将士一阵咋呼,吱嘎,打开城门。

        李道宗也不下马,勒缰驱马冲入丹凤门,纵马新皇宫,在询问值宫太监获知李二的去处,直奔御书房闯入,顿时嚎啕大哭:“呜呜,皇上,你给老臣做主啊

        老臣的女儿被王浪军的女人劫去了。

        求皇上为老臣做主,救回我那可怜的女儿啊!”

        “呃,爱卿平身,快起来换件衣服,别凉着身体了!”

        李二一惊而起,迈步从案桌后面走到李道宗身前,不顾李道宗一身湿漉漉的中山装侵湿了自身的淡金色汉服,伸手就把李道宗搀扶起来劝慰道。

        其实李二也很难做人,压根不敢去招惹行宫里的那帮女人啊!

        如今,哪怕是俩公主的存在,作为父皇的李二都不敢小觑,大声说话。

        更别说见一面都难。

        闹到现在,父女成仇人似的,断了联系。

        诸如种种原因,李二现在与行宫里人说不上话。

        顶多也是出于科技技术不懂,派几个技术股干去接洽行宫里的人,获得她们的帮助,为民服务。

        至于其他的就那样,彼此知晓,但无比陌生。

        李二这两年伤透了心,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行宫里的人。

        李道宗多少也知晓李二的难处,在被李二搀扶着站起身来说道:“皇上,你甘居人下的日子够久了!

        再这么下去,朝纲败坏,国将不国,皇上就要被人抢走了啊!”

        这话倒是不假。

        都是新政闹出的好事,使得民众搞什么选举,不仅选举地方官员,还要公选国君,闹吧?

        李二为这事可没少呕气,头疼闹热的,着急上火。

        可是事已至此又能怎么办?

        派兵镇压民众,制止民主制,打压选举权?

        不,那样做就会激起民愤,反为其害。

        李二正为这事伤脑筋呢,赶上李道宗前来告御状,在示意太监小祥子替李道宗那件衣服换换之余,摇头说道:“爱卿,这种要少说。

        最好不说,你心里明白就行了。”

        “呃,莫非皇上早有预谋,只待收网?”

        李道宗一惊收敛了悲哭的嘴脸,转为惊喜的瞅着李二淡定而略显倦容的脸上,心跳加速的问道。

        其实,李道宗压根不信李二会向谁认怂。

        李二更不会把李唐江山拱手让人,成为千古罪人。

        这是原则性问题。

        亦是李二追求的人生巅峰境界。

        为此舍命相护,在所不辞!

        这是不可置疑的事情。

        李道宗太了解李二的控权野望,成名明志,留名千古的夙愿了。

        李二微微点头,也不解释,针对李道宗告御状的内容蹙眉说道:“既然行宫介入和亲一事,接走了朕赐的文成公主,那就这样吧。

        赶明爱卿就去行宫攀个亲,联络联络感情!”

        “呃,啊,老臣没听错吧?”

        李道宗刚换上一件迷彩服,暖和了一些淋雨冻僵了身子,却被李二的话惊的一哆嗦,差点没把迷彩服扯撕了。

        这一刻,李道宗脑海里全是乌鸦,呱呱的一通乱叫,吵迷糊了。

        我在哪?

        我是谁?

        李道宗在这一刻真没理解李二的话,脑洞太大了,接受不了了。

        李二意味深长的把李道宗扶到旁边的太师椅上坐下来说道:“爱卿,以你的见识,觉着王浪军真是沉迷女色,变得浑噩不清吗?”

        “哦,那倒未必!

        毕竟行宫里的那帮女人太能干,一度把无量宫遍及天下的产业打理的井然有序,且应对各方势力的为难陷害,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这种表象绝非几个女流之辈可以做到的。

        她们背后必是被王浪军指点迷津,按章办事罢了。”

        李道宗不信外界的传言,说什么王浪军痴呆,变傻子,成天只会玩女人,其他的什么事都干不了。

        更难听的是说王浪军活回去了,变成三岁小儿,成天让一帮女子喂奶呢。

        当然,诸如此类贬低王浪军的话,乃至一些诅咒王浪军的言论,都是有心人用来刺激试探王浪军的虚实,刻意为之。

        结果呢?

        王浪军默认了!

        看上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别忘了,王浪军从来不向恶势力低头,以及王浪军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可能忍气吞声的过日子,对外界的一切骂声不管不顾?

        那可能么?

        然而,事实上王浪军真的不管不顾,无视一切骂声,骂名,躲在行宫里享乐。

        过神仙般的日子。

        这是明面上的表象。

        落在平常人眼里就这样了。

        可是李道宗不这么认为,总觉着王浪军太能忍,也就意味着一个大阴谋即将揭晓。

        好比李二表面认怂,暗中布局,都在酝酿大阴谋。

        李道宗有所了解,但猜不透这两位大人物的心思,也就困惑了,头疼啊!

        不参入二人那摊子事,啥事没有。

        可如今因女儿被人抢走了,一脚踏进来,要命啊!

        李二看出李道宗有意无意的回避眼神,不失时机的怂恿:“爱卿,想想王浪军曾经吊打你几天几夜的憋屈,积怨积恨已久了吧?

        如今,王浪军又把你女儿抢去了,你就这么认了啊?”

        “不,不是,老臣不是来找皇上替老臣做主……”

        “朕不是说了吗,让你忍辱负重打入行宫内部,伺机揭露王浪军的真实面目,给予雷霆一击啊!”

        “啊,这,这能行吗?”

        李道宗急得只想撞墙了,在心里呐喊:我是来告御状求助的,你让我忍辱负重装孙子当卧底,好狠的心啊!

        这比诛心好要狠啊!

        李二可不管他怎么想,接话说道:“嗯,就这么定了。

        谁让王浪军抢了朕赐的文成公主,逼朕与藏族开战,斗战八方练兵,为征伐世界奠基做准备呢?

        可不是单纯抢文成公主,阻止和亲的小事啊!”

        “好像也是,王浪军都把科技技术等等研发的产品,全都盛行大唐,促进大唐的发展进步。

        可不是为了赚钱啊!

        貌似王浪军在推动李唐这个战争机器,为他打世界,谋夺天下间的灵气泉眼?”

        “嗯,爱卿果然是个明白人,这是就好办了!”

        李道宗顺着李二的话说露嘴了,再听了李二的认可之后,差点气吐血,给自己一巴掌,叫你多嘴,入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