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随手画来解闷儿的

        &身为大夏军事科研院的院士,竟然低三下四地苦苦哀求一个学渣。



        这要让外人看到,还不得惊掉下巴。



        白小川还是摇头拒绝了。



        他身为元婴老怪,岂能跟一帮蝼蚁为伍。



        那岂不是自掉身价。



        “那个图片,只是我随手画来解闷儿的。”



        在修真界也有很多科技发达的文明星球。



        他们不重修炼。



        重视的是军事科技,研发各种先进的星空战舰,歼星炮,星空航母,星空激光炮等等。



        各种威力强大的星空武器。



        寻常的金丹期高手,都能被轻易轰成渣子。



        当时,白小川就曾征服了一个科技发达的玛雅星球。



        对方的先进科技,他也接触了不少。



        卷子上的这个古怪图形,就是他一时兴起,所绘制出来的。



        本来就是打发时间。



        没曾想,居然被人给盯上了。



        他重生的目的,是报仇雪恨。



        也是为了红尘炼心,为将来的渡劫做准备。



        研究科技,不在计划之内。



        “什么!?”



        “随、随手画来解闷儿的。”



        耿学信大吃一惊。



        一头撞死的冲动都有了。



        他们多少顶尖的军事科研专家,日以继夜地研究,都无法攻克的技术难关。



        到了人家这里,居然沦为解闷儿的手段。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小子果然是个罕见的奇才!



        之前什么白云天,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白同学,白同学……”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白小川早就离开了。



        “嗯?人呢?”



        “小露,他什么时候走的?”



        “不知道啊,说走就走了。”



        “赶紧追。”



        ……



        此时。



        在岛城市立医院脑神经内科。



        病房里。



        王春莲母女俩抱着病床上的一具尸体,伤心痛哭。



        “呜呜……老头子,你好狠心啊……说走就走了,呜呜……”



        “爸爸,呜呜……”



        原来。



        王春莲跟女儿白牡丹回家收拾卫生,准备迎接老伴儿出院。



        突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她老头子不行了。



        母女二人便着急忙慌地赶来医院。



        结果,迎接他们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旁边几个病友,纷纷上前安慰。



        门口也有人在小声议论。



        “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呢,说没就没了。”



        “唉,人有旦夕祸福啊!”



        “这母女俩太可怜了,听说为了治病,把家底都给掏空了。”



        没一会儿功夫,护士长来了,不耐烦地催促道。



        “行了,别鬼哭狼嚎了,赶紧把死者推去太平间,别打扰其他病人休息。”



        王春莲抓着护士长的手,泪眼婆娑地问道。



        “护士长,昨天我家老头子还好好的,你们还通知我今天过来办理出院手续。”



        “怎么今天人就没了?”



        “我家老头子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你们医院得给我们患者家属一个交代啊!”



        后面其他病人也纷纷跟着开口道。



        “不错,医院要给人一个说法。”



        “死者家属要个说法,合情合理。”



        “你们不能欺负人家母女俩。”



        护士长是个面相凶悍的中年妇女,满脸横肉,怒斥道。



        “都踏马的鬼叫个什么,不想在这儿住,就赶紧滚蛋!”



        人群中就有几个知道这家医院底细的,低声劝身边的人。



        “都别说了,这家医院可是杜家开的。”



        一听“杜家”这两个字,众人纷纷闭嘴,眼中都有深深的忌惮之色。



        不敢在多管闲事。



        岛城总共划分为四个区。



        分别以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来命名。



        之前的钱老爷子是市南区的扛把子。



        而市北区的扛把子则是杜爷。



        因为瞎了一只眼,所以,人送外号独眼龙。



        杜家的整体实力丝毫不弱于钱家。



        旗下的产业也有很多,这处医院只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



        没人敢招惹杜家,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算是钱家老爷子在的时候,也要让杜家三分。



        很快,护士长就招来保安,要强行把白小川父亲的尸体给推到太平间。



        “不,不要,求求你们了……”



        王春莲哭着想要上前阻拦,结果被凶悍的女护士长抽了一巴掌,恶狠狠地说道。



        “老东西,再敢闹事,别怪我不客气。”



        “把这母女俩拖下去。”



        “是!”



        几名保安上前就准备动手。



        “轰!”



        突然病房门被一股大力撞碎,一道人影冲了进来。



        那几名保安,被当场撞飞在后面墙上。



        无不是头破血流,惨叫哀嚎。



        白小川大踏步朝着护士长走来,脸色阴沉得可怕。



        “泼妇,竟敢打我妈。”



        “给你个机会,跪下给我妈赔礼道歉。”



        “否则,我后悔让你来到这个世上。”



        “哈哈!”



        凶悍护士长气极而笑,单手叉腰,另外一只手指着白小川的鼻子,气焰十分的嚣张。



        “我当是谁,闹了半天,是你这个岛城第一窝囊废,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么,你就敢在这里撒野。”



        “还敢让老娘跪下,我跪你麻痹。”



        “来来,有种儿打我一个看看,我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咔嚓!”



        白小川一下子掰断了她的手指。



        一巴掌就把这泼妇给抽飞出去。



        肥胖的身体好像陀螺般,在半空中转了好几个圈儿,撞碎玻璃窗户,从二楼掉落下去。



        “啊!”



        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从楼下传了上来。



        “小川,你终于来了。”



        “你爸他、他、他走了,呜呜……”



        王春莲失声痛哭。



        白牡丹也在旁边不停地哭。



        本以为经过一番变故,一家人终于能团聚了。



        没想到,又发生这等变故。



        换做谁,心里都不好受。



        “妈,姐,你们先别着急,让我看看。”



        白小川眉头一沉,连忙上前查看父亲的病情。



        “我爸还没死。”



        “姐,你先带妈回家等我。”



        白牡丹点头道。



        “弟,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她现在也知道了弟弟的本事,留下来只会添乱,于是就带着母亲先走了。



        白小川就坐在床头,一缕神识探入父亲体内。



        一番检查,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父亲是被人给下了一种慢性毒药。



        这种毒药无色无味,能在短时间内,摧毁破坏人的脑血管神经系统。



        症状就跟突发脑血栓一模一样。



        就算尸检都很难检查出来。



        白小川紧紧攥着拳头,眼中杀气涌动。



        什么人?



        竟然用心如此险恶……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