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好软!

        “砰!”



        突然间。



        车头传来巨响。



        一道物事从天而降,把车头都给砸扁了。



        两个后轮胎都给翘了起来,车轱辘在半空中兀自空转个不停。



        前挡风玻璃都被震碎了。



        “我尼玛!”



        “怎么个情况。”



        光头脑袋撞在前面的操作台上,肿起老大一个包。



        冷不丁抬头一看,前引擎盖上,站着一个清秀少年,正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



        “敢劫持我妈。”



        “活得不耐烦了!”



        “草——”



        “干他!”



        光头一声令下,几名毒贩子举枪就打。



        嗖!



        众人眼前一花,少年人影鬼魅般消失不见。



        呼!



        司机忽然觉得脑侧袭来一股劲风,车窗玻璃都被打碎了。



        “不好……”



        他下意识扭过头去,一只秀气的拳头在瞳孔中越放越大。



        最后被一拳打成血雾。



        剩下几个毒贩子,除了光头之外,其余的都被杀了。



        “我问,你答。”



        白小川声音冷漠,好像从西伯利亚冰原刮来的一股寒流。



        光头冻得瑟瑟颤抖。



        “是是是,我一定说……”



        “谁派你们来的?”



        “是、头、头领,钱万剑……”



        钱万剑!



        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通过这家伙讲述。



        他这才意识到,有人替他背锅了。



        既然如此,他也乐得清静自在。



        “钱莉在什么地方?”



        光头目光一阵闪烁。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身为修炼了两千多年的元婴老怪,早已明察秋毫,深谙人心。



        任何细微的眼神动作,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撒谎!”



        一脚下去,对方一只手被踩成了肉酱。



        “啊!”



        光头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痛得浑身抽搐痉挛。



        “我说……七日后,钱大小姐会去给死去的族人烧头七……”



        “在什么地方?”



        “钱家在荒山有块陵园,应该是在那里。”



        “你们头儿现在在哪里?”



        “北、北妖大人,在郊区的湾港码头上等我们回去复命……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求求你,放过我……”



        噗!



        白小川一巴掌将其拍死。



        随后。



        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液体在尸体上。



        这些液体,无色无味跟水一样。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很快,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迅速融化,好像雪一样,流进了下水道栅栏。



        现场一干二净。



        好像这几个毒贩子没来过。



        在修真界它叫化尸水。



        免得母亲醒过来,吓到她。



        做完这些,才开始救治母亲。



        好在之前他将一道灵气渡入对方体内,护住了心脉。



        白小川屈指一弹,将数道灵气分别打入母亲的四肢跟头部,将她被打断的筋骨给衔接上。



        很快。



        凡人之躯受到灵气的滋养,伤势很快就恢复,母亲慢慢醒了过来。



        四肢的疼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



        “小川……”



        “妈,现在没事了,我把你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王春莲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紧紧抓着白小川的手。



        “你姐呢,牡丹可千万不能出事。”



        “放心,我姐现在安全着呢。”



        白小川安慰了母亲几句,就打电话把姜蓉叫了过来。



        姜蓉急匆匆地赶过来,一看白小川的母亲没事,就彻底放下心了。



        否则,她可要自责一辈子。



        “姜蓉,医院里不安全,我想麻烦你把她们几人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姜蓉点头道。



        “那就去我家。”



        白小川感激地点头道。



        “行,我欠你一个人情。”



        “他日一定报答你。”



        在修真界,想要让元婴大修士欠一个人情。



        那是多少人做梦都求不来的事情。



        报答?



        姜蓉好像看待陌生人一样,看着白小川。



        之前在学校,这家伙被人欺负。



        姜蓉多次替他出头。



        可从来没说过一个谢字。



        “白小川,你变了,这可不像你说的话。”



        “是人,总会变的。”



        “马上离开这里,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去做。”



        放在以往,这家伙根本不敢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



        更不敢直接叫她名字,都叫她“蓉姨”。



        哪像现在,呼来喝去的,跟使唤丫头似的。



        姜蓉撇撇嘴。



        知道这紧要关口上,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等事后再说。



        姜蓉家住在市中心七月风广场附近的御景豪宅。



        是一栋中式风格的独体别墅。



        因为是海景房,每平米的价格接近十万。



        普通人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没看出来,这警备司的母暴龙家里还挺有钱。



        不过,房子的装修风格,倒是简约质朴。



        把母亲三人暂时先安顿这里。



        临走之前,白小川将一张符交给姜蓉。



        “拿好这张符,关键时刻,它能保住你们的性命。”



        看着手中泛黄破旧的符纸,上面用朱砂画的一道道弯弯曲曲的线条,跟鬼画符差不多。



        姜蓉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被人给骗了。



        “这破玩意儿哪弄的,地摊上算卦送的吧,这能抵得上老娘手里的枪。”



        “……”



        白小川满头黑线。



        元婴老怪亲手画的护身符,在修真界多少人排队都买不到。



        你管这叫地摊儿货!



        “闭嘴!”



        “不懂不要胡说八道。”



        白小川呵斥她一句。



        又从怀里摸出一粒丹药递给姜蓉。



        “把这颗丹药化成水,让柔姨喝下去,她脸上的伤势就会恢复。”



        那语气。



        那神态。



        高高在上的,就好像主人在发号施令。



        这特么的是在我家!



        姜蓉气得鼻子都歪了。



        吩咐完了之后,白小川大步离开。



        滚得越远越好,别让本姑娘再见到你。



        姜蓉气呼呼地跟在他身后去关门。



        突然,白小川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对了……”



        姜蓉一个不堤防,一头扎进他怀里,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顿时,她胸前两座巍峨的山峰都被挤压变了形。



        好软!



        好坚挺!



        白小川心神一荡。



        同时,一缕火凤烈焰体的气息,被他吸入体内。



        道丹上密密麻麻的裂痕又愈合了几丝。



        先前打斗所消耗的灵气,又恢复了不少。



        不愧是火凤烈焰体,这么短暂的肢体接触,就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好处。



        这要是再深入交流,那好处岂不是更大。



        “啊,该死的白小川,你停下怎么不说一声。”



        姜蓉感觉一阵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白小川摸了摸鼻子,也感觉一阵尴尬。



        “抱歉。”



        “后面你把钱莉的资料发给我,我要她的详细住址。”



        万一对方谨慎,七天后不去荒山陵园,那他也能找上门去。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