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快跑,他杀疯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乱成一锅粥。



        一群手下慌忙冲过去,费劲扒拉开架子,好不容易把海爷从废墟之中拉了出来。



        锃亮的大光头被钉子给划破了,留下几道触目惊心大口子,汩汩地往外冒血,气急败坏道。



        “哎呦卧槽……这、这踏马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包工头呢,这踏马的什么豆腐渣工程。”



        这家伙豆腐渣工程干多了。



        下意识以为,别人也会这样对他。



        “嘭!”



        又是一道人影横空飞了过来,砸在海爷面前,浑身血肉模糊。



        小弟们凑上去一看,大吃一惊。



        “这、这不是豪哥么?”



        “海爷,他……已经死了……”



        阿豪是海爷的心腹爪牙。



        “你就是那个什么海爷?”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烟尘弥漫中,就见一道身影背着手缓缓走来。



        “你是谁?”



        海爷的脑袋血糊刺啦的,挡住了视线,一时间没认出白小川来。



        旁边有眼尖的小弟,叫道。



        “海爷,他就是那个杀了钱少的废物学生白小川。”



        很快,在场不少小弟都辨认出来。



        事发之后,钱家就把白小川跟慕婉柔两人的照片下发到了每个小弟的手中,便于他们辨认抓人。



        海爷抹了把脸上的血,勃然大怒。



        “好小子,自投罗网来了……”



        白小川一巴掌把他打翻在地上,脚踩着他的胸口,居高临下地问道。



        “我只问你一句,我姐的眼角膜呢?”



        海爷被踩在脚下,跟头肥猪似的,丝毫动弹不得,痛得嗷嗷直叫唤。



        “都踏马的死人啊,赶紧上,弄死这小子……”



        一群小弟,拎着棍棒砍刀,朝着白小川就冲了过来。



        “汪汪汪!”



        突然,虚空中传来一阵疯狗叫。



        所有的小弟,好像中了邪似的,抡起棍棒砍刀,相互砍杀起来。



        下手那叫一个狠,专门捡要害。



        海爷气得破口大骂。



        “一群傻逼!”



        “你们踏马地抽什么风。”



        “雾草,老子要被你们气死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上百号小弟,死伤大片。



        手下的诡异举动,终于让海爷感到了害怕。



        他惊恐的眼神看向白小川,结结巴巴道。



        “眼角膜是、是钱老爷子要的,真的不管我的事儿……”



        “求求你,放了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千万不要杀我。”



        海爷苦苦哀求。



        哪里还有方才的半点威风霸气,跟个三孙子似的,不停跪地求饶。



        白小川冷笑道。



        “之前我姐也曾这么求过你们吧,你们又何曾放过她。”



        “噗!”



        一脚落下,当场把他给踩爆。



        唯独留着脑袋,被钱坤抓在手里,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身旁灵气火焰熊熊燃烧,让他无时无刻不痛苦万分。



        接连吞噬凡人魂魄,虽然让钱坤的魂力越来越强大。



        但灵气火焰也越发地凶猛,不停地发出惨叫。



        他心中对白小川充满了巨大的恐惧,唯唯诺诺好像一条狗。



        旁人只能看到,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自动漂浮在白小川身后,说不出的诡异。



        “天哪,这人简直就是个魔鬼。”



        “快跑,他杀疯了!”



        “这是个疯子。”



        ……



        钱家。



        王春莲四肢被打断,躺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钱老爷子,您看怎么处理这三人?”



        王文浩征求对方的意见。



        当着郭俊的面儿,他也不敢自作主张。



        大儿子钱大江咬牙说道。



        “爸,杀了他们,替阿坤跟阿茂报仇雪恨。”



        张丽也披头散发的道。



        “不要让她们死得太痛快了,每人割上一千刀,我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黄露露冷笑道。



        “对对,张阿姨说得对,让她们受尽折磨。”



        钱老爷子捋了捋山羊胡子,目光看向旁边的郭俊。



        郭俊喝着茶,道。



        “老爷子,一切全凭您做主。”



        在他眼里,这三人都是些可有可无的蝼蚁罢了。



        随手就能碾死。



        钱老爷子想了想道。



        “先把慕婉柔跟白牡丹杀了,把那个老东西留着,引白小川现身。”



        “老爷子英明。”



        王文浩连忙给李志远递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安排人动手。



        李志远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说道。



        “王大人,让警备司的人动手恐怕有些不妥。”



        “出了人命,是要往上层层汇报的。”



        言外之意,最好不要杀人。



        最后关头,这家伙总算还有那么一丝丝良心。



        “哼。”



        东州警备司的那名秘书长,不悦道。



        “李志远,本官就在这里,你还要跟谁汇报。”



        岛城警备司归东州警备司垂直管理。



        只不过,王文浩是岛城一把手。



        很多时候,李志远也要兼顾到对方。



        “这……”



        李志远左右为难。



        钱老爷子发话了。



        “算了,不要为难李大人了。”



        “老宋,让我们的人动手。”



        “是老爷。”



        老宋就是那名瘸腿管家。



        这可是钱老爷子养的一条忠诚的老狗。



        他一挥手,当即就有钱家的奴仆,持刀上前,准备动手。



        “慢着。”



        黄露露突然站了出来,大着胆子说道。



        “老爷子,我有个请求,可不可以在杀慕婉柔之前,先让弟兄们把她给轮了。”



        “人越多越好。”



        这个主意不错。



        众人顿时变得恶趣味儿起来,纷纷看向慕婉柔。



        一群恶奴们的眼里也燃烧起欲望的火焰,看着慕婉柔躺在血泊里,感到异样的亢奋。



        岛城第一美妇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虽然被毁了容,但身材超级棒。



        浑身上下都熟透了,散发出成熟的女人气息,对于男人还有致命的诱惑力。



        黄家依附在钱家的羽翼之下,说白了是钱家的小弟。



        黄露露的那点糗事,钱老爷子也听说了。



        自然不会驳了她的面子,点头道。



        “好吧,那就开始吧。”



        一群恶奴淫笑着走向慕婉柔。



        “我先来。”



        那姓宋的老瘸腿,迫不及待地走在最前面。



        后面黄露露拿出手机,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准备开始拍摄。



        到时候,她要把视频发到网上,再请水军给推上热搜。



        昔日她所受的耻辱,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哼,慕婉柔,你也有今天。”



        慕婉柔已经痛昏了过去,神志不清。



        旁边,她的母亲赵美韵不停地大吼大叫,都要急疯了。



        “不要动我女儿,求求你们,不要碰她……”



        姜蓉气得破口大骂。



        “你们这帮畜生!”



        “禽兽!”



        但她被警备司的人用手铐拷住了,无法挣脱。



        王春莲四肢被打断,痛得浑身颤抖,更无力阻止。



        白牡丹眼睛瞎了,被人拿绳子掉在树上。



        眼看着慕婉柔就要惨遭毒手。



        此时,突然半空中。



        一道血影呼啸而来,砸在了瘸腿老宋的脑袋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