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我元婴老怪你跟我说高考白小川慕婉柔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12章 我是白爷养得一条狗

第12章 我是白爷养得一条狗

        在白小川去找豪哥的时候。



        岛城一中龙艺丹的办公室内。



        她刚刚监完考回来休息喝茶,突然就收到了好朋友温欣然打来的视频电话。



        “喂,欣然,托你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温婉可人的美女,穿着吊带衫,胸前露出大片雪白。



        两座峰峦,把吊带衫给撑得紧绷绷的,都快要兜不住了。



        波浪长发有几缕没入沟壑深处,带着几分慵懒性感。



        裙摆勉强遮住大腿根部,两条雪白长腿交叠盘坐在沙发上。



        看得出,这是在家里,比较随意。



        “哇塞,欣然,几个月不见,你又变大了。”



        “去死,丹丹,你的也不小。”



        两女说笑了一会儿。



        温欣然这才正色道。



        “丹丹,你发来的图片,我仔细鉴定过了,正是罕见的嗜血蚊。”



        “一旦被叮一口,轻则得严重的血液病,浑身瘫痪,重则当场丧命。”



        听到这里,龙艺丹吓得精致的小脸刷白。



        原来,白小川没有骗她。



        之前还误以为这家伙是在借机调戏自己呢。



        温欣然常年从事这方面的科研工作,她说的话就是权威,绝对错不了。



        “这是一种刚从境外飞进来的蚊子,具体出处,还有待考究。”



        “艺丹,你的命真大,你是怎么拍死它的?”嗜血蚊行动敏捷,速度比普通的蚊子快十倍。



        一般人根本就捕捉不到。



        即便是侥幸抓到,一旦拍死,也会遭受对方毒针的反噬。



        当场丧命。



        龙艺丹感到一阵后怕。



        “是我一个学生救了我。”



        温欣然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那他有没有事情?”



        “应该没事,事后还进考场参加过考试呢。”



        “竟然能拍死嗜血蚊,你这学生,绝不简单,这个月底我去岛城,到时候你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



        龙艺丹道。



        “欣然,你有点小题大做了吧。”



        “他就是班级上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我觉得纯粹是侥幸。”



        温欣然却不这样认为,但也没反驳对方。



        她深入研究过嗜血蚊。



        深知这种蚊子的可怕程度。



        连强悍的雇佣兵被叮上一口,都能被杀死。



        一个学生,绝不存在什么侥幸。



        除非是——



        武者!



        但一个学生,怎么可能呢。



        三天的高考终于结束。



        考生们的卷子被密封好,进入电脑阅卷的程序。



        电脑阅卷极大地减轻了老师们的工作量。



        但对考生的书写就有一定的要求。



        那些字迹清晰,书写工整,易于辨认的,就会额外获得五分的卷面分。



        那些书写潦草,电脑无法辨认的考生试卷被电脑自动甩出来。



        基本都是些学渣的卷子,胡写乱写一气。



        本来,这部分学生会被自动淘汰。



        但大夏国重视人才。



        责令各州各市县,组成人工阅卷小组,对这部分试卷进行人工批阅。



        可想而知,阅卷组的老师。



        面对这些差等生的试卷,心情是何等的糟糕,跟吃了苍蝇一样。



        岛城一中办公室内。



        阅卷组的老师们,一边埋头批阅,一边牢骚满腹。



        “你瞧瞧这字,是人写的么,鸡爪子划拉得都比这强。”



        “现在这学生,一茬不如一茬儿。”



        那名当初给白小川监控的老学究也在,鼻梁上厚重的镜片就跟碗底儿似的。



        “这最起码还算个字儿,你们没见过更离谱的,直接在试卷上鬼画符,连字都懒得写了,半个小时不到就交白卷走人了。”



        “什么,竟然还有这样的学生,简直岂有此理!”



        “这种目无高考的学生,零分都算高的,应该给个负分。”



        老师们牢骚满腹。



        组长是名稳重的中年男子。



        “大家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批阅,高考么,孩子们难免会紧张,答题的时间又不够,书写难免会潦草一点,我们就耐心点批,千万不要出现丝毫纰漏。”



        “这可牵扯到每个孩子的未来。”



        组长发话了。



        大家也不敢说什么,埋头认真批阅。



        突然,老学究眼前一亮,从一摞试卷抽出一张来,递到组长面前。



        “王组长,看到了么,我说的就是这张卷子。”



        “你瞧瞧,这是人写的么。”



        “简直太过分了!”



        “那小子还特别狂妄,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交了卷子扬长而去,好像是犯了什么事儿。”



        钱坤的死,被警备司给压了下来,不相关的人都不知道。



        其他老师凑过来,一看之下,都感到很气愤。



        “太过分了,这不是在有意戏耍我们么。”



        “这种试卷,是对老师的亵渎。”



        “别让我知道,那小子是谁。”



        因为试卷一侧的姓名等相关信息都打了封条,根本看不到到底是谁的卷子。



        嗯?



        王组长起初也很恼火。



        但仔细看卷子上所画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线条,又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了。



        上个月,他有幸跟一位老朋友去拜访一位大夏军事科研院的一位前辈。



        当时在对方家中的书桌上,他无意中就见过跟这有些类似的图案。



        虽然记不清了,但大体轮廓还有印象。



        跟卷子上画的,有几分相似。



        “这份考卷……”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把卷面上的图案给拍了下来,发微信给那位老友,让他帮忙转发给那位前辈确认一下。



        万一是个奇才呢,埋没了岂不是可惜……



        此时。



        在城乡结合部的一处会所内。



        从外面看,这就是一栋普通的三层小洋楼改装的。



        比起市内的那些高档会所差远了。



        这里的装修,处处都透露出一股暴发户的气息,土里土气的。



        这里就是豪哥的根据地。



        身为城乡结合部这一片的地下老大,这栋小洋楼是当地最气派的建筑物。



        在会所前面,还跪着不少男男女女,不停地在磕头。



        他们都是因各种原因借了豪哥的钱还不上的穷苦人。



        钱坤的灵魂体自告奋勇。



        “白爷,让……让我进去灭了……这帮狗杂碎……”



        方才那些地痞流氓的灵魂都被他给吞噬了,魂力又增加了不少。



        当然,在白小川这个元婴老怪眼里,跟个蝼蚁差不多。



        他现在敬畏白小川如同敬畏神灵,心中充满恐惧。



        这灵气火焰的炙烤,让他痛苦不堪,说话都费劲。



        只求对方能手下留情,少折磨他一点。



        “从今往后……我……我就是白爷您养的一条狗,您让我咬谁……我就要咬谁……”



        说完,蹲跪在白小川脚下,学了几声狗叫。



        “汪汪汪!”



        “好狗!”



        “去吧。”



        白小川一脚将他踢飞进会所。



        “嗷呜……”



        钱坤手脚并用,跟条疯狗般冲了进去。



        门口把守的两个小弟,只觉得一阵阴风刮过,浑身打了个冷颤。



        一人好像中了邪,突然抽出匕首,把另外一个给捅死了。



        然后,自己把自己的脑袋给割了下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