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柔姨,你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



        在警备司的协调下。



        岛城战区也第一时间行动了起来,出动各路精兵强将,封锁了岛城通往外界的各大要道关卡。



        对出城的可疑车辆严加排查,防止嫌疑人逃窜。



        防暴大队,反恐大队,以及特别机动队,交管部门,多部门联合行动。



        甚至连城管都骑着电动车呜呜渣渣地上阵了。



        整个岛城瞬间紧张起来,笼罩着一股肃杀之气。



        山雨欲来风满楼!



        白小川翻墙离开校园之后。



        走到校外一处无人小胡同内,闭上眼睛,一丝神识外放,寻找慕婉柔的位置。



        因为体内有对方的九阴玄冰气息。



        按图索骥。



        很快就锁定了对方的位置,纵身一晃,朝远处射去。



        若是在元婴期,就能撕开虚空,直接到达对方身边。



        或者也可以动用修为,缩地成寸过去。



        但他此时,道丹破裂,身受重伤,修为跌落到了淬体境界。



        体内灵气虚弱,必须省着用。



        此时。



        慕婉柔的车子。



        在离开一中后,并没有立即去白小川的家中。



        而是驶入闹市中心的国贸大厦。



        身为姜蓉的闺蜜,两人无话不谈。



        她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侦察与反侦察的手段。



        知道自己的行踪,肯定早就被对方给监控到了。



        国贸大厦地下三层停车场。



        这里的车子比较少,静悄悄的,也没什么人。



        慕婉柔把自己的车子停靠在最角落里。



        然后,换了件兜帽衫,戴上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又戴上口罩。



        就算熟人站在面前,都很难辨认出她来。



        左右看看无人,这才敢下车。



        偷偷摸摸地走到旁边一辆越野车,用一根铁丝插进锁眼里,没捅几下就把车门子给打开。



        又撬开方向盘下面的防护壳,扯断两根电线,触碰了没几下,就把车子给打着火了。



        这些求生的技能,也都是跟姜蓉学的。



        否则,她一个美女总裁,怎会这些撬门溜锁的勾当。



        踩着油门刚要走,突然副驾驶位上的车门子被打开,一道身影风一般坐了进来。



        “柔姨。”



        慕婉柔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竟然是白小川。



        “小川!”



        “你吓我一跳,你不是在考试么,怎么跑过来找到我的?”



        “刚刚考完,我猜警备司的人肯定会顺着监控找到我们学校的。”



        “所以,剩下的两门考试,就没有参加。”



        “柔姨,先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回家,我担心钱家的人会抢先一步赶过去对我父母不利。”



        两个人想到一起去了。



        事已至此,慕婉柔也不能再送他回考场了。



        白小川能提前溜出来,也算是幸运。



        想到这里,慕婉柔也就没有责备白小川。



        “不过,你这样不行,会被监控拍到脸。”



        想了想,慕婉柔摘下口罩,递给他。



        “先戴上我的口罩,免得被人给认出来。”



        “好的柔姨。”



        对方的口罩上,还残留着一抹口红印,熟女的气息直往鼻孔里钻,让人心神荡漾。



        这样不等于间接接吻了。



        看到白小川戴上她的口罩,慕婉柔心跳加速,脸色一红。



        脑海中,又情不自禁浮现出先前在房间里的旖旎情景。



        “柔姨,你在想什么,赶紧开车啊。”



        “啊?哦,好好……”



        慕婉柔回过神来,脸色发烫。



        暗自啐骂自己想得太多。



        一脚油门踩到底。



        玉净瓶内。



        钱坤灵魂体被灵气火焰不断地焚烧,巨大的痛苦折磨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凄厉的嚎叫声传出。



        “白大爷……你放过我……我会说服老爷子……不让他为难你的……家人……”



        对方是灵魂体,除了白小川之外,旁人根本听不到。



        他神识跟对方交流。



        哼,钱坤,你想多了。



        现在不是那老狗要为难我的家人。



        而是我要灭掉你们钱家!



        “啊啊啊……”



        钱坤灵魂体发出凄厉哀嚎。



        越野车很快就离开了国贸大厦,汇入茫茫车流之中。



        一路之上,慕婉柔尽量避开监控,专门走那些犄角旮旯的阴暗小路。



        不出所料。



        在两人离开后没多久。



        姜蓉很快就带人找到了她的车子。



        看着空荡荡的车子,慕婉柔早就不见踪影。



        而此时。



        前往岛城一中的手下,也打来电话汇报。



        他们跟学校老师核实过了,白小川提前交卷离开了考场。



        学校里里外外都搜了好几遍,没找到人,估计已经逃走了。



        姜蓉心中既恼火又着急,狠狠地在车轮胎上踹了一脚。



        “查!”



        “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两人给找出来。”



        岛城一中。



        班主任龙艺丹刚刚送走警备司的人,略显疲惫的样子,喝了口水,缓了缓心神。



        先前,对方来找她详细了解有关于白小川的一些情况。



        包括现场监考的那名老学究也在,痛心疾首地数落。



        “难怪那小子提前交卷离开考场,闹了半天是犯事儿了,畏罪潜逃。”



        “我就知道,像这种不学无术之徒,迟早会出事!”



        这老家伙喋喋不休的,还要继续往下说,龙艺丹横了他一眼,就识趣儿地闭上了嘴。



        “警察同志,我的学生什么性格我很清楚,白小川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虽然笨一点,但为人质朴又肯努力用功。”



        “他连校规校纪都不敢违反,怎么可能去做违法犯罪的勾当。”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还有……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面对她的质疑。



        警备司的人说的也是模棱两可。



        毕竟,案件还在调查当中。



        关于钱坤的死,已经被官方给压下来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社会恐慌。



        关上门。



        龙艺丹先是拨打白小川的电话,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但接连打了好几遍都无人接听。



        “这家伙,竟然不接我电话。”



        龙艺丹叹了口气。



        忽然想起方才的那只被拍死的嗜血蚊,拍了个照片,传给她的一个好朋友,留了个言。



        欣然,帮我看看,这是只什么蚊子?



        她总觉得,白小川那家伙是在借机占她便宜。……



        而此时,慕婉柔开着越野车,朝着城乡结合部的方向疾驰而去。



        慕婉柔孤身一人在岛城,没什么牵挂,大不了一走了之。



        但白小川不一样,还有父母家人,必须要带走。



        慕婉柔现在如惊弓之鸟,任何风吹草动,都让她倍感紧张。



        “小川,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姜蓉现在说不定已经找到了我的车子,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岛城。”



        出了人命,死的又是钱家恶少。



        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善了。



        白小川倒是镇定自若。



        突然问道。



        “柔姨,你会不会怪我杀了钱坤?”



        慕婉柔一怔,语气中有些责备。



        “傻小子,钱坤他该死,阿姨怎么会怪你呢。”



        “我还要感谢你治好了我的病。”



        反正是捡了一条命,多活一天算一天了。



        与其被宫颈癌给折磨得死去活来,倒不如跟白小川浪迹天涯。



        余生倒也洒脱。



        都市的快节奏生活,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也早就受够了。



        白小川双手枕在脑后,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



        “柔姨,你犯不着这样,人也不是你杀的,你赶紧走吧,我不想连累你,我会处理这一切的。”



        他准备安顿好父母跟姐姐后,就去灭了钱家。



        身为太上天尊,在修真界,他天天杀人。



        碾死一窝蝼蚁又算得了什么。



        “小川,你说什么呢!”



        慕婉柔脸色一沉,伸手拽着他的耳朵,气道。



        “你柔姨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么,我若走了,怎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白小川在修真界待了两千多年,不知见了多少尔虞我诈。



        像慕婉柔这样真心实意对他好的不多。



        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暖流,笑道。



        “柔姨,相信我,没人能抓走我们,更不需要潜逃在外。”



        慕婉柔不忍责备他,叹了口气。



        “小川,你终究还是个学生,太天真了,杀人是要偿命的。”



        “更何况死的还是钱坤,钱家根基很深,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



        “现在我们除了浪迹天涯,已经无路可走。”



        “相信柔姨,我会带你逃走的。”



        先前在车上的时候,她已经联系好了蛇头,约定好了时间,先偷渡到高水国再从长计议。



        她也不是不相信姜蓉。



        但警备司内,肯定有钱家的人。



        一旦他们俩投案自首,钱家绝对会暗中做手脚,变着法地在监狱里摧残折磨他们。



        最后,还是死路一条。



        与其如此,还不如搏一把。



        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咣当!”



        突然,车身猛然一震。



        后面有车子追了上来,狠狠地撞在慕婉柔的车尾处,保险杠都被撞了下来。



        “啊……”



        慕婉柔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恐尖叫。



        同时左右各有一辆车子夹击他们。



        有精壮男子放下车窗,探出脑袋来,拿枪威胁着慕婉柔。



        “停车,赶紧停车。”



        “臭娘们儿,听见没有,赶紧停车。”



        “砰!”



        “砰!”



        说完,抬手就是两枪,子弹打碎了车窗玻璃。



        其中一发,还险些打中慕婉柔,擦着她的头皮飞了过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