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科幻小说 - 玄学王妃下山后,全京城都乱套了在线阅读 - 第54章按代家说的办

第54章按代家说的办

        她在椅子上晃了晃小腿,轻巧的跳下来,走到冯知彰跟前:“你先别忙着要公道,先听一听代家的条件再说?冯知彰,你死都死了,就不能给养你一场的父母留点好处吗?你活着的时候没尽孝,死了也要扒父母一层皮,你就忍心?”

        冯知彰不服气的跟元亓叫板:“你无非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才哄我的。”

        元亓翻了个白眼:“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你爹娘白疼你了,你怎么也活不过来了,为何不给爹娘多留点银子,让他们后半生快活一些?这是为人子女该做的吗?”

        冯知彰根本就不吃那一套:“我就不,我就白死了吗?留下那些钱财也是被那些庶出的东西给瓜分了,轮得到我娘吗?”

        元亓知道冯知彰油盐不进,就说了最后一句:“其实你就算放过代云雷,他死后在冥界也要受审,这件事也会被清算,他会付出他应有的代价。你若不肯放过他,他活着的时候偿还了这个业债,死后那就一了百了了。”

        冯有孝嗯了一声,也劝说夫人和儿子:“对呀夫人,知彰怎么也活不过来了,代占安已经说了,三十万两换代云雷无罪,咱们家这些年为了给知彰治病花了多少银子,你不是不知道,我虽是堂堂知府,过的日子捉襟见肘,我也扛不住啊。你们若是不肯和解,咱们是人财两空,夫人啊,就为为夫考虑一下吧。”

        冯夫人自然知道这些年家里花出去多少银子,夫君虽然跟她不怎么恩爱,也逐渐不喜冯知彰了,也偶尔抱怨冯知彰是个拖累,但到底也没有苛待过她们母子。

        可是,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能因为这点银子就让儿子死不瞑目吗?

        “不行!你不肯杀了代云雷为我儿报仇就算了,还不让我给儿子主持公道,你休想!”

        代夫人看向元亓:“小道长,你倒是赶快收了他呀,别让他在这里蛊惑人心了。”

        元亓不想多管闲事,她只是觉得冯知彰是个智障,叫知彰这个名字,恰如其分。

        “人家既然愿意人财两空,那就人财两空吧。有寿昌候再,我看冯家人也不敢徇私枉法,那就按律法办。左右代云雷不是故意杀人,流放个两三年也就回来了,就是受点苦,别的也没什么。代夫人你也不用家财散尽了。”

        代夫人深深叹口气,儿子的命是保住了,但儿子却要受苦,当娘的都心疼死了。

        钱进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既如此,那就按律法办,请仵作验尸,查明冯知彰死因,再定代云雷的罪,此案公开审理,以求公正。冯知府若是不同意,本侯愿意查一查这几年你都在杨州做了什么。”

        冯有孝额头落下两滴冷汗,他的过去可经不起查。

        眼看三十万两飞了,冯有孝恨得牙痒痒。

        “钱侯爷,您稍等,我再跟内子去后堂商量商量。”

        元亓和钱进也不阻止,任由冯有孝和夫人来去自由。

        元亓闲来无事,跟鬼差聊了起来:“你们俩看着面生,当差没多久吧?”

        其中一个鬼差叫梅凯旋,长的十分壮硕,一看就像个武将。

        梅凯旋嘿嘿一笑:“天师没看错,我才当差十几年,生前是个将军,立了大功,名震四方。死后冥王就让我做了鬼差,不必再受轮回之苦。”

        钱进眼睛一亮:“我知道你,二十年前杨州闹水匪,朝廷派兵剿灭,出兵多次都无功而返,最后是你平了水匪。先皇赐了免死金牌给你。我那时候还小不到二十岁,十分崇拜你,天天在院子里耍枪,立志要做你那样的人。今日在此遇见,三生有幸。”

        只不过钱进从前没机会见梅凯旋,如今见到,人家已经是鬼差了,心中十分感慨。

        梅凯旋十分开心,有人崇拜他那是好事啊。这马屁拍的十分舒坦,一人一鬼竟然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起来。

        钱进纳闷,元亓不过是个小天师,但看梅凯旋的样子好像对元亓十分恭敬。

        元亓还说他是新上来的,他怎么觉得元亓这话里透露的信息不少呢?至少元亓跟冥界地府那些人看上去很熟。

        嗯,不能得罪。

        冯知彰等了片刻不见父亲母亲回来,就要过去查看。

        元亓给梅凯旋使了眼色。

        梅凯旋把手里的勾魂索一扔,不客气的说了句:“你还是不要去了吧,准备给我去地府报道。”

        冯知彰不服气,但勾魂索是专门对付鬼魂的,他竟然动弹不得,丝毫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就担心母亲不是父亲的对手,被迫妥协。

        等冯有孝再出来的时候,他脸上多了两道血痕,冯夫人没有跟着出来。

        “钱侯爷,代夫人,小道长,就按代家说的办,我们私了。”冯有孝走到门口,让衙役把代家父子三人都放了。

        等代夫人见到伤痕累累的独子之时,差点没晕过去,儿子一条腿被包扎过,身上也到处裹着绷带,脸上也乌青一片。

        代云风是走着来的。

        钱进和钱夫人本来不知道哪个是他们儿子,可一看代夫人拉着担架上的少年哭的眼泪横流,就知道了。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老爷……”一个丫鬟跑过来急匆匆禀报。

        冯有孝心里烦躁:“又怎么了?”

        丫鬟硬着头皮禀报:“夫人她自尽了,用剪刀刺入心口,一命呜呼了……”

        话音刚落,一个心口染血的新鬼就飘了过来,身体四周泛着黑气,直接朝担架上的代云雷扑了过去。

        不用元亓动手,另一名鬼差勾魂索一扔,就把冯夫人的鬼魂勾了过来。

        元亓摇头:“你以为你变成厉鬼就能给儿子报仇吗?”

        被勾魂索锁住的冯知彰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如此执拗,是他害死了母亲,是他害死了母亲!

        他奋力挣扎,双目变得赤红,浑身也开始冒黑气。

        梅凯旋厉声呵斥,收紧了手里的勾魂索:“大胆!再敢反抗让尔等魂飞魄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